<code id="7mot0"><small id="7mot0"><optgroup id="7mot0"></optgroup></small></code>
  • <pre id="7mot0"><small id="7mot0"><p id="7mot0"></p></small></pre>

  • <th id="7mot0"></th>
    <th id="7mot0"></th>
  • <pre id="7mot0"><s id="7mot0"></s></pre>
  • <th id="7mot0"></th>
    沈陽蓄電池研究所主辦

    業務范圍:蓄電池檢測、標準制定、《蓄電池》雜志、信息化服務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動力電池回收“風起云涌”

    作者: 沈陽蓄電池研究所新聞中心 來源:高工鋰電

    動力電池回收市場持續“狂熱”。

    高工鋰電獲悉,隨著動力電池進入報廢小高峰,疊加原材料價格高漲,電池回收行業進入爆發期。以格林美為例,其上半年廢舊動力電池回收量已經超過去年全年,預計全年回收較上半年還將翻番。

    基本面上,數據顯示,我國目前現存動力電池回收相關企業已經達到4.06萬家。截止2022年8月,全國規劃廢動力電池處理環評批復產能193萬噸,企業規劃處理產能超400萬噸。

    政策面上,2022年1月,工信部等八部門發布《加快推動工業資源綜合利用實施方案》,完善廢舊動力電池回收利用體系;8月,工信部、國家發改委、生態環境部聯合印發《工業領域碳達峰實施方案》,明確“推動新能源汽車動力電池回收利用體系建設”。

    資本市場更是聞風而動,今年以來,多家動力電池回收企業獲得資本青睞。其中,昇科能源宣布完成數千萬元A輪融資;杰成新能源完成過億元人民幣A輪融資;金晟新能源數億元B輪融資;恒創睿能完成超3億元B輪融資;賽德美完成數千萬元的A輪融資。

    行業的一致判斷是,鎳鈷鋰核心戰略資源對外依存度高,動力電池回收利用才是王道。

    統計數據顯示,資源的稀缺程度預計在2035年后進一步加劇,可開采的Li、Co、Ni分別只能支撐當年需求量35年、14年和36年。

    當前,原材料價格跳漲、材料供應短缺已經成為掣肘電池產能釋放的重要因素,材料來源成為企業關注的重中之重。雙碳背景下,大規模動力電池退役潮即將到來,通過電池回收獲取原材料日益成為主要路徑之一。

    產業鏈企業“摩拳擦掌”

    今年以來,包括第三方電池回收企業在內,動力電池產業鏈企業在電池回收領域動作頻頻。

    9月,蜂巢能源與中偉新材料在江西上饒成立常青藤再生資源公司,標志其正式進入電池回收領域。

    9月,格林美聯手偉明環保、永青科技擬在溫州建設報廢汽車與動力電池回收的綠色循環經濟產業園,總投資22億元。

    同月,寧德時代邦普一體化新能源產業園邦普循環項目試產、邦普時代項目開工。

    7月,天賜材料公布的兩則擴產公告均涉及回收,包括湖北宜昌10萬噸鋰電池回收項目及江蘇10萬噸鐵鋰電池回收項目。

    6月,格林美與團隊持股平臺、政府投資平臺及其他投資者等12家投資主體,就全資子公司武漢動力再生股權轉讓及增資擴股事宜簽訂合作協議,并對武漢動力再生新增資金2.1億元。

    其5月還與匈牙利駐上海總領事館簽署《新能源汽車用高鎳前驅體生產及報廢動力電池循環回收項目合作備忘錄》,擬共同在匈牙利打造歐洲領先、世界標準的新能源循環經濟產業基地。

    此外,包括特斯拉、大眾、奇瑞、中創新航、國軒高科、中偉股份、華友循環、寒銳鈷業等車企、電池企業、材料企業以及第三方回收企業都在積極布局動力電池回收。

    多方勢力不約而同瞄準動力電池回收領域,其背后邏輯不言而喻。

    行業預計,2021-2025年,全球新能源汽車銷量增速30%以上,2025年將突破2300萬輛以上。2025年我國預計退役動力電池累計137.4GWh,梯次利用與再生利用產值預計可超千億規模。

    預測2025年,中國需要回收的廢舊電池容量將達到96萬噸,2025年通過回收動力電池可再生的鋰、鈷、鎳、錳資源量分別約占相應需求量的27.7%、55.5%、28.7%、47.9%。成為動力電源原材料供應核心組成部分。

    可以預見,動力電池回收行業風口已至,提前加大該領域布局,有利于搶占市場先機。隨著全球電動化轉型提速,動力電池回收市場將成為眾多企業激烈角逐的另一大戰場。

    動力電池回收利用行業“痛點”

    面對千億規模市場“蛋糕”,入局者已經紛至沓來。不容忽視的是,動力電池回收利用行業處于發展初期,在諸多方面仍然存在痛點,其中包括:

    1、從回收體系看,動力電池回收渠道依舊不規范、不成熟;

    2、精細化拆解方面,電池規格型號不一致、拆解設備自動化程度低;

    3、檢測及梯次利用方面,缺乏電池快速無損檢測技術、梯次產品無法標準化 ,生產效率低下;

    4、資源回收方面,現有工業金屬回收率低、純度不高、工藝流程長、運行成本高;

    5、安環管控方面,回收、利用過程中存在安全、環境隱患。

    分析認為,除了政策層面持續完善動力電池回收的規范之外,對于涉足電池回收的企業而言,具備產業鏈合作資源,持續智能化、精細化拆解技術創新,多場景梯次利用產品開發能力,全方位環保規范管理能力,創新商業模式等將成為企業未來發展的核心競爭力。

    值得一提的是,動力電池市場的持續火熱也吸引了眾多無資質的小企業入局。和正規公司相比,無資質企業的流動性強,不易被監管部門檢查,回收標準更低也加劇了回收電池囤貨居奇的現象。

    少量正規軍和大量小“玩家”的問題,不斷導致電池回收魚龍混雜,讓千億元“蛋糕”越來越難啃。

    行業的判斷是,隨著電池回收行業逐漸規范、要求日漸嚴格,不合規企業將會被淘汰出局,疊加退役電池規模不斷增大,市場供需關系必定重組,市場洗牌也會進一步加劇。


    分享到:
    无套双飞露脸两女在线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