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7mot0"><small id="7mot0"><optgroup id="7mot0"></optgroup></small></code>
  • <pre id="7mot0"><small id="7mot0"><p id="7mot0"></p></small></pre>

  • <th id="7mot0"></th>
    <th id="7mot0"></th>
  • <pre id="7mot0"><s id="7mot0"></s></pre>
  • <th id="7mot0"></th>
    沈陽蓄電池研究所主辦

    業務范圍:蓄電池檢測、標準制定、《蓄電池》雜志、信息化服務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動力電池產業鏈“西進” “雙輪聯動”才能贏在未來

    作者: 朱克力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近年來,國內外動力電池產業鏈公司紛紛“西進”,入川投資項目。正如中科院院士歐陽明高判斷的那樣:動力電池產業鏈的趨勢是向西部轉移,特別是向四川轉移。

    7月30日,全球動力電池“霸主”寧德時代宣布與四川省成都市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寧德時代將在成都設立西南運營總部和成都研究院,構建西南研發運營總部。而此前,寧德時代已宣布在四川省宜賓市投資640億元,建設全球最大單體動力電池生產基地項目。

    除寧德時代外,近兩年,中創新航、億緯鋰能、蜂巢能源等幾個排在國內動力電池出貨量前十的企業,紛紛在四川落地建廠,初略估算,投資規模已有數千億元。此外天賜材料、貝特瑞、杉杉股份、富臨精工等一批動力電池產業鏈企業,也在用真金白銀在四川投資。

    而在不久前閉幕的2022世界動力電池大會上,四川宜賓簽約動力電池和新能源汽車配套項目48個,涵蓋正極材料項目、負極材料、隔膜、電解液、銅(鋁)箔、結構件、電池回收利用等領域,簽約總金額962億元。簽約企業中,不乏中材鋰膜、遠東控股、大族激光、貝特瑞等行業細分領域龍頭企業。項目全部建成達產后,預計可實現產值超1500億元,稅收近100億元。

    穩住經濟大盤是當前全國各地的重頭戲。此時來看動力電池產業鏈企業的“西進”,應當視為一股現象級產業投資浪潮。那么,這些企業究竟看中了四川哪方面優勢?接下來,當地需要怎么做,以便更好地提供服務并爭取引入更多企業?

    “雁陣”新格局與四川優勢

    動力電池產業鏈近些年“西進”,并非偶然,而是得益于產業轉移的“雁陣模式”。

    縱觀動力電池產業發展歷程,我國華東尤其是東南沿海地區的動力電池產業起步早,憑借人才密集、地理位置、制造業基礎發達等優勢,已形成一定產業集群和“頭雁效應”,無論是產業配套還是應用市場都相對成熟。從區域布局看,華東地區目前是動力電池產能的集中區,截至去年底已投產產能超300GWh,占比超60%。

    而相比之下,以川渝為代表的西南地區,動力電池產業起步較晚,整體處于追趕態勢。這股“西進”浪潮也較為充分印證了,西南地區尤其是四川,憑借其豐富的資源優勢,加上產業轉移和政策支持力度的持續增大,對動力電池及產業鏈配套企業的吸引力持續增強,并超過華中地區。由此,我國動力電池產業形成了華東、西南、華中三大集中區域格局。

    “雁陣”新格局的形成,源于四川的綜合優勢。首先是四川礦石鋰資源豐富,占全球6.1%、全國57%,為其形成規模化的動力電池產能提供了有力支撐。近年來,西南地區的動力電池產能已位居我國第二位,占比為12%;華中、西北、華南、華北地區依次位居其后;而在東北地區,今年2月才正式開工建設首個動力電池工廠。

    在吸引企業落戶的諸多因素中,區位和交通優勢也是一大加分項。以四川宜賓為例,這個頗具潛力的動力電池生產基地,2018年成為全國50個鐵路樞紐之一,是川滇黔渝四省市唯一入圍的地級市。2021年11月,宜賓市提出在鐵路建設方面要建成“覆蓋市域、連接成渝貴昆、通達全國”的高鐵客運樞紐,建成成自宜高鐵、渝昆高鐵宜賓至重慶段,實現既有和在建鐵路路網規模突破800公里。這意味著,在這里生產的動力電池及配件,將有條件輻射整個西南市場。

    而在中歐班列的持續開行下,這里更有機會成為對外開放的重要前沿陣地。例如,如果在歐洲設立動力電池工廠的成本較高,企業可選擇來此建廠生產,然后通過中歐班列,只用13天到15天就能將產品運到德國,這在過去走海運需要50天。

    另一項優勢,在于豐富的水電資源。在動力電池生產成本中,占比較高的是電力。四川地處第一階梯和第二階梯的交匯處,西高東低的特點很明顯,因此四川各條河流上有很多小水電站,是全國水力發電量最多的省份,高達3349.1億度。全國排名前十的水電站,四川占了7個。這樣一來,不僅為企業節省成本,更有助于節能減排“綠電生產”。

    例如,四川時代之所以成為動力電池零碳工廠,就離不開當地豐富的水電等清潔能源的助力。數據顯示,四川宜賓每年超過300億度的發電量中,約73.5%是水電,而寧德時代在宜賓的工廠有80%以上的能源來自于可再生能源——水電,每年可減少約40萬噸碳排放。

    在發揮上述優勢同時,當地積極打造規模龐大的生產制造基地,探索前沿技術、參與國家標準認定、吸引人才落地,構筑了產業生態賴以發展的重要基礎。目前,四川已培育引進了寧德時代、中創新航、蜂巢能源、華鼎國聯、天齊鋰業、巴莫科技等一批行業領先企業,聚集鋰礦采選、基礎鋰鹽、電池材料、動力電池、新能源汽車及動力電池回收利用等產業鏈上下游企業近100戶,具備鋰礦開采能力近150萬噸,基礎鋰鹽產能24萬噸,正負極材料產能125萬噸,動力電池產能100GWh,推廣應用新能源汽車41萬輛,產業集聚效應明顯。

    “鏈主”新生態與產業未來

    作為國內動力電池產業發展重點區域之一,四川動力電池產業大有后來居上之勢。展望前路,四川動力電池產業潛力巨大,正蓄勢形成動力電池產業聚集的新高地。預計到2025年,四川將形成鋰礦開采能力500萬噸,基礎鋰鹽產能60萬噸,正負極材料產能250萬噸,動力電池產能350GWh,推廣應用新能源汽車80萬輛,實現產業高速高倍增長,成為世界級動力電池產業集群。

    實現上述目標,邁向更為高質量而可持續的產業發展軌道,離不開政策與市場的“雙輪聯動”。尤其需要圍繞動力電池產業鏈做好各項服務,聚焦產業協同,精準破解產業鏈協同發展難題,持續釋放不同利益主體互補潛力,不斷提升產業鏈供應鏈的穩定性和競爭力。

    首先要充分調動“鏈主”企業積極性,利用其自身市場份額、產業發展和項目資源等優勢,牽引和推動上下游關聯企業擴大投資。“鏈主”在整個供應鏈中占據優勢地位,對供應鏈中企業的資源配置和應用,具有較強直接或間接影響力,不僅是整條供應鏈價值實現最相關的企業,而且肩負著提升整個供應鏈績效的重任。

    其次要通過招商引資獎勵、支持“鏈主”與中小企業融通發展等方式,提升“鏈主”的生態主導力。相關部門不能替代“鏈主”直接配置市場資源,“鏈主”也不可挾鏈自重而忽視產業生態的融通共生。要構建親清政商關系,厘清政府與市場邊界,為優化營商環境、營造良好生態保駕護航;瞄準企業從落地到生產經營中的難點、堵點,以有力的舉措、貼心的服務為企業排憂解難,助力產業落地開花。

    再就是堅持差異化原則,加強產業統籌協調,實施更多實招硬招。不僅鍛長板,也需補短板,將關聯度高、協同性強的各類企業及行業協會等社會組織納入產業鏈,充分運用好企業、資本、科研機構、領軍人才、服務資源構建全產業鏈、全生命周期服務體系,打造產業集群、推動產業升級,鼓勵“鏈主”企業主動參與產業基礎再造工程,啟動投資規模較大、投入產出比高的引擎性項目,形成全產業鏈融合發展新模式。

    在此過程中,人才支撐是重中之重。四川在繼續大力發展教育的同時,應促進產學研深度合作,推進產教融合人才培養。針對動力電池和新能源汽車等產業需求,加快應用型人才培養體系構建,提升人才職業素養與實踐能力,促進產教融合進入良性循環。要強化市場主體地位,重點破解人才培養瓶頸,使產教融合真正滲透到人才發展的全周期,努力培養出適應產業發展之需的高素質復合型應用型人才。

    下一步還要協同推進數字化轉型與綠色化升級,培育和引進更多企業。以四川宜賓為例,該市在持續推動產業轉型升級、綠色發展的基礎上,目前正加快發展“一藍一綠”產業。其中,“藍”是數字經濟新藍海,即圍繞超高清視頻、汽車電子、虛擬現實等細分領域,推動智能終端產業向數字經濟領域延伸發展,實現由低端密集型向中高端附加型升級演變,促進產業提質增效;“綠”是綠色新能源產業,即依托動力電池核心產業及向家壩電站綠電資源,推進動力電池產業鏈發展,向上游光伏等清潔能源生產存儲和下游新能源汽車、充換電設備等新能源應用終端多元化發展。

    這樣的區域探索與實踐,有望吸引越來越多的企業和人才。看好四川發展潛力的歐陽明高院士,在宜賓設立了院士工作站,在他看來,這里不僅將成為全球動力電池生產制造中心,也會是動力電池研發、人才聚集的高地。他相信新興產業會帶動四川經濟轉型,動力電池和新能源產業將超越白酒成為宜賓第一大產業。筆者也樂見其團隊攻克動力電池當前瓶頸,從技術和材料等層面研發出全新的電池。這片熱土,正在創造未來。

    (作者系國研新經濟研究院創始院長、新經濟智庫首席研究員)


    分享到:
    无套双飞露脸两女在线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