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7mot0"><small id="7mot0"><optgroup id="7mot0"></optgroup></small></code>
  • <pre id="7mot0"><small id="7mot0"><p id="7mot0"></p></small></pre>

  • <th id="7mot0"></th>
    <th id="7mot0"></th>
  • <pre id="7mot0"><s id="7mot0"></s></pre>
  • <th id="7mot0"></th>
    沈陽蓄電池研究所主辦

    業務范圍:蓄電池檢測、標準制定、《蓄電池》雜志、信息化服務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熱點資訊

    汲取鐵礦石教訓 掌握鋰資源定價權

    作者: 萬仁美 來源:中國汽車報

    最近一段時間,汽車界的神經都被鋰資源所牽動。廣汽董事長曾慶洪戲言是給寧德時代打工;寧德時代董事長曾毓群亦大倒苦水:“上游材料漲價,導致成本增長。”漲價最典型的原材料莫過于碳酸鋰,在短短3年內幾乎翻了10倍,從不到5萬元/噸漲至超過50萬元/噸。

    為什么碳酸鋰的價格上漲會如此離譜?筆者在走訪中了解到,國內企業和機構對碳酸鋰的定價權掌控偏弱是重要原因之一。當碳酸鋰的價格被瘋狂炒作起來的時候,國內企業往往只能被動接受,沒有團結起來運用自身強大的市場和生產能力影響碳酸鋰的價格走勢,在一定程度上被外國資本“薅羊毛”。筆者認為,我國應汲取當年鐵礦石的教訓,盡快掌握鋰資源定價權。

    在與國外進行的鐵礦石博弈中,我國曾面對極其被動的局面。有鋼鐵行業的人士告訴筆者,當時澳大利亞多次提價嚴重損害了國內鋼鐵企業的利益,有關部門想采取組團方式與國外鐵礦巨頭談判。然而,個別鋼鐵企業出于自身利益考慮,私下與外國巨頭簽訂協議,組團談判沒能獲得太大成果。另外,全球礦業巨頭力拓駐上海前首席代表被捕之后,在其電腦里發現了數十家中方鋼鐵企業的采購計劃、庫存周期、生產安排……甚至包括中方談判組的內部會議紀要等絕密文件。底牌被對方盡數掌握,中方的組團談判自然不可能有好結果。

    近年來,我國加大了鐵礦石的開發力度,從蒙古、俄羅斯、非洲等地加大進口量,逐步減少了對澳大利亞、巴西鐵礦石的依賴,被動局面有所改善,一定程度上增強了對力拓、淡水河谷等礦石巨頭的話語權。

    鐵礦石是大宗商品,價格機制已經建立了較長時間,這與鋰資源略有不同。碳酸鋰既可以來源于鋰輝石,也可以從鹽湖提鋰中獲取。盡管鋰資源不是大宗商品,但和鐵礦石一樣都是重要的原材料,有很多可以參考鐵礦石的地方。

    澳大利亞是我國鋰輝石的重要來源地,占我國每年進口量的50%以上。南美洲擁有全球最豐富的鋰資源,也是我國另一個重要的鋰鹽進口地。近年來,澳大利亞鋰礦商Pilbara利用拍賣的方式多次刷新鋰精礦的交易價格,這與鐵礦石當年的漲價有異曲同工之處。國外巨頭都是利用對礦石的壟斷地位牢牢把握定價權,從而影響全球市場的價格走勢。

    為了擺脫被動局面,國內企業開始“走出去”尋找鋰礦資源,但鋰加工企業與鋼鐵企業相比,體量上差別很大。比如,天齊鋰業是我國較早在海外尋找鋰資源的企業,收購澳大利亞Greenbushes礦山的時候,其年營收只有4億元,整個集團的資產不過幾十億元,雖硬生生地上演了一出“蛇吞象”的并購,但也令其背上了沉重的負債。此后,天齊鋰業并沒有停止尋找鋰資源的步伐,大量收購智利SQM公司的股份,成為后者的第二大股東,總體交易價達到42.66億美元,為此天齊鋰業背上了35億美元的巨債,每年利息就超過15億元。這樣的負債額,顯然不是天齊鋰業這種體量的公司能夠承擔的。當天齊鋰業陷入困境時,同內同行沒有伸出援手,投資機構也沒有提供幫助,只能被迫向澳大利亞礦商IGO出售資產。

    隨著我國新能源汽車產銷量的快速增長,鋰資源價格大幅上漲,越來越多的企業前往海外尋找鋰資源,也曾出現過國內企業競相加價搶奪鋰礦的場面。面對國內企業的相互抬價,海外機構坐收漁翁之利。

    多位專家告訴筆者,在中國企業去海外尋找鋰資源的過程中,澳大利亞是主要目的地,但是在澳大利亞購買的鋰礦產權大多數是參股,而非控股,并且參股的份額也不高,不具有對澳大利亞鋰資源的決策權,這種參股還有可能被別人踢出來。盡管參股份額較小,但部分企業憑借股東身份獲得了股東包銷價,這是一個不小的進步。然而,我國企業與澳大利亞礦業巨頭簽訂的包銷權合同約定的時間比較短,大多數在2025年到期。從近期澳大利亞新增鋰礦產能包銷權的情況來看,全部流向韓美日歐企業,我國企業則不太樂觀,沒有一家獲得新的包銷合同。

    沒有礦產資源在手,何來定價權呢?單純依靠企業尋找海外鋰資源,它們普遍存在抗風險能力較差的短板。有專家建議,由相關部門出面組織大型機構在海外尋找鋰資源,或許是一種可行的辦法,參股企業可按照出資額獲取鋰輝石或者鋰鹽。也有專家建議,可加強國內動力電池回收的力度,從而保障鋰金屬的循環利用,降低鋰資源進口的依賴度,對爭奪定價權有較強的輔助作用。

    一位在澳洲經營鋰礦的海外華人則認為,由于鋰資源緊俏,新增的鋰礦陸續投入建設,新鋰礦從手續批復到最后產出資源,大約需要7年時間。目前資源的緊張局面是由于電動汽車產銷增長太快、鋰礦建設速度跟不上需求造成的。當新的鋰礦投產后,碳酸鋰的價格將會下降,屆時國內企業爭奪定價權或許更有利。這位華人給筆者舉了一個例子,金屬鈷也是生產電池的重要原材料,目前的價格與最高價相比,幾乎腰斬,新增產能投產是導致鈷金屬價格下降的重要原因。

    發展新能源汽車已經成為我國乃至全球汽車產業的方向,因此爭奪鋰資源定價權必須從長計議。


    分享到:
    无套双飞露脸两女在线高清